2015年中国经济展望

时间:2020-08-09 作者:

2015年中国经济展望
进入2015年,中国经济走势会愈加扑朔迷离

2014年中国宏观经济出现明显下滑,其颓势也将延续至2015年。进入2015年,中国经济走势会愈加扑朔迷离,并且不确定性也增大,中国经济将面临诸多问题。

经济突变式恶化的风险不可低估

2014年,中国各项经济数据显示经济增速放缓,而且实际经济增速可能低于官方的正式数据,主要差异在GDP增速与高频经济活动数据以及商业调查结果之间的不契合。一些分析人士根据中共总理李克强关注的电力消耗、铁路货运量和贷款发放数据,认为中国2014年的实际经济增速可能仅为5%-6%,甚至更低。

在2015年,中国经济面临突变式恶化的风险。2014年银行坏账率的快速上升也表明,实体经济的恶化已经对金融系统产生不良影响。从制造业PMI的“雇员”分项指数来看,企业用工意愿已经连续数年收缩,这也表明实体经济不断在萎缩。

当企业承受不住经济下行的压力,又或者经济预期大幅恶化,将会导致经济格局骤然变化进入硬着陆状态。从中共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传递出来的信号,以及各分析机构产生的结论,2015年中国经济的增速相对2014年将进一步放缓,因此经济突变式恶化的风险不可低估。

供大于求明显 房地产市场继续低迷

,大陆统计局公布了70个大中城市住宅销售价格变动情况,数据显示,统计范围之内的70个大中城市房价继续全面下降;并且官方日前发布的《住房绿皮书:中国住房发展报告(2014~2015)》预测2015年房价还会下降5%。对此有评论认为未来能生存下来的房地产开发商只有20%。

曾经被中共政府视为经济支柱的房地产业低迷,对整体经济增长造成显着影响。房地产投资从2013年的20%增长放缓至2014年的11%,摩根大通预计这将使GDP增速下拉约一个百分点 (包括对经济活动的直接和间接影响)。

除了开发商降价促销自救,中共政府也动用了行政和货币手段救楼市。大部份城市的限购令已放松,中共央行也放宽了房贷政策,其目地是减轻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。考虑到宏观经济颓势延续,房地产行业复苏的强度和速度有不小变数。

央行货币政策宽松为主 金融“堰塞湖”产生

人民币在2014年贬值近3%,人民币汇率接连下降,说明市场预期看衰中国经济,这对处在经济下行的中国可谓是严峻考验。同时中共央行在2014年11月的降息也暴露出中国经济的千疮百孔,凸显中国经济已经出现拐点,2015年中共央行货币政策仍将保持宽松。

中共央行2014年实施了定向宽松,试图精准调控货币流向。但却因为政策导向与实体经济融资需求错配,因而阻塞了流动性从银行间市场向实体经济的传导,从而形成了金融的“堰塞湖”。

这令实体经济融资难、融资贵,既放大了经济下滑的压力,也催生了金融资产价格泡沫化的风险。如何疏导“堰塞湖”进行泄洪是中共央行2015年所要考虑的难题,但货币宽松基调延续,那幺金融资产泡沫化倾向还会加剧。

中国的金融失控风险增加 和债务产生共振

中国的金融风险一直是市场担忧的一个问题。如果从当前银行股的价格看,股价中隐含的不良贷款率为4.2%,远高于2014年第三季度的官方公布的不良贷款率1.16%这一数字。摩根大通银行业务分析师Katherine Lei估计,如果将银行对影子银行业务的风险敞口也考虑在内,大陆银行业整体不良贷款率可能为5%-7%。

债务风险和金融风险共振。整个经济的债务水平仍然在继续增加,截至2014年9月社会债务总额上升至国内生产总值的220%。如何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也是中共政府2015年应该重视的,因为在2014年,中共的金融监管部门就多次发出“牢牢守住不发生金融系统风险的底线”。

考虑到近年来中共政府财政政策的风格,2015年财政赤字规模估计不超过2万亿元。这意味着财政方面对地方政府融资支持不多,这样一来,要幺地方政府融资受限导致基建投资减速,进而地方经济下滑;要幺促使地方政府用“偏门”来寻求融资。无论哪种情况发生,经济运行的风险都会加大。

股市陷入与实体经济的背离

2014年11月下旬开始,在金融股的带领下上证综指和深成指大幅上涨。然而,传统的投资框架无法解释这一轮上涨。由于缺乏经济基本面支撑,这种资金推动型、情绪拉动型的牛市会如何演变,仍然难以预测。

在产能过剩尚未解决、债务风险高企、外生动力匮乏和内需不振的情况下,2015年大陆股市尚不具备牛市的客观条件。人造的牛市增加了指数泡沫,又消耗了市场大量的资金,目前已进入尾声阶段。2015年若出现大幅调整,对指数的杀伤力不可小觑。